幼獅文藝2021年10月號814期

幼獅文藝2021年10月號814期

型 號: B11010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62170
商品介紹

【我的發財夢】

普遍印象,總說文學人、藝術家常困擾於生活和收入的匱乏與難以穩定,卻嫻熟於苦中作樂,因此也被視為時間與感性的富人、癡人。

但貧與富,真正值得在意的,是處境或是心境呢?貧富落差,戳刺的是對生活的想像力或身心皆窘的現實認識?發財夢,脫貧扶貧之夢,是務虛或徒勞?長期置身夢中積攢的,是恐懼、挫折感,強悍的心靈或行動的能量?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在今日仍是個縹緲遙遠的嗟嘆嗎?

 

◆傾身細語

    夢想匱乏者筆記/萬金油

◆顛倒夢想

    我和我們的彩券夢/崔舜華

    PVP財富密碼/陳栢青

    夢中見

    女作家與貓/徐珮芬

◆夢幻泡影

    有時窮不是窮,是浮躁/盧郁佳

◆夢外

   《餓》與十九世紀的潦倒寫作者/林運鴻

    我沒有的發財夢,以及啟蒙時刻/張子午

    當代台灣電影裡的貧窮/陳平浩

◆扶貧之夢

    關注無家者與貧窮議題的「人生百味」/吳沇慈 

◆築夢筆記

    貧窮的藝術語言/汪正翔

    當一個夢浮現/編輯部

    開店成本估算,和如何存創業第一桶金/石芳瑜

    投資,才能讓你離夢想更近一點/施昇輝

    思考金錢與幸福的關係/劉揚銘

 

■本期要目
編輯室報告‖但願相信╱丁名慶

–脈動–
散步在他方‖倫敦/賀婕、紐約/劉思坊、莫斯科/田家綾、首爾/翁智琦
幻遊地‖《東城奇案》/江子逸、《池塘怪談》/韓橙
心樂園‖吹到南洋的春風/劉亦修、旺福樂團/劉建志
異體成型‖曾慧誠、詹傑談《麗晶卡拉OK店的最後一夜》/班與唐  
異體成型‖劉梓潔、鍾旻瑞談原著vs.改編/劉承欣
異體感‖非關婚姻,關於夢想中止的恐怖片/郭艾珊
異體感‖神鵰重劍的想像與呈現/余志挺
異體感‖聽品川猴彈吉他/洪銓岑
學生玩什麼‖  回故鄉埋下一批種子/陳育萱 
玩家自己說‖郭乃箖、吳英豪

–專欄–
蟬翼摹寫本‖傑克與蘿絲/洪茲盈
只有自己在意的兩三事‖即使如此貧乏/宋尚緯
踟躕地誌‖三花(上)/廖瞇
踟躕地誌‖海獵人的風/吳懷晨
踟躕地誌‖冰箱/蕭詒徽
踟躕地誌‖甜點/吳緯婷
天人之際‖創造新的故事的疫年寶寶/布蘭森
天人之際‖挑剔來自對權威的恐懼/倪玼瑜

–讀世界–
當月作家‖江鵝談《俗女日常》/柯若竹
延伸閱讀‖他人的如是我聞/林薇晨
再寫一本‖曹疏影談《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曾祥芸 
十月選書‖《我的美術系少年》、《成為男人的方法》╱張馨潔
十月選書‖《貨櫃與航運》、《觀看權力的方式》╱謝爾庭
雜誌盒子‖不曾過期的過期雜誌/陳晞

–封面專題–
我的發財夢
傾身細語‖夢想匱乏者筆記/萬金油
顛倒夢想‖我和我們的彩券夢/崔舜華
顛倒夢想‖PVP財富密碼/陳栢青
夢中見‖女作家與貓/徐珮芬
夢幻泡影‖有時窮不是窮,是浮躁/盧郁佳
夢外‖《餓》與十九世紀的潦倒寫作者/林運鴻
夢外‖我沒有的發財夢,以及啟蒙時刻/張子午
夢外‖當代台灣電影裡的貧窮/陳平浩
扶貧之夢‖關注無家者與貧窮議題的「人生百味」/吳沇慈 
築夢筆記‖貧窮的藝術語言/汪正翔
築夢筆記‖當一個夢浮現/編輯部
築夢筆記‖開店成本估算,和如何存創業第一桶金/石芳瑜
築夢筆記‖投資,才能讓你離夢想更近一點/施昇輝
築夢筆記‖思考金錢與幸福的關係/劉揚銘

–寫星球–
疑問集‖沒有死異男會是怎樣的世界?/楊雨樵
天曉得‖我正在逃票回家/陳宗暉
容身之地‖柔軟的接住/徐禎苓
戲夢流轉‖戲曲夢工場的文學改編/吳岳霖
Youth Show‖黑洞╱許頤蘅
Youth Show評‖讀許頤蘅小說〈黑洞〉/黃錦樹
暗角通信‖致北条司/張又升
點名簿‖你的名字無法開啓/洪啟軒
草葉籍‖蔥/謝凱特
顧此思彼‖想要的生活/張經宏
新詩‖象——致胡遷/嚴瀚欽
新詩‖薩默維爾印象/李時雍
散文‖癢/陳玉慈

 

但願相信 文/丁名慶

 
在這篇稿未完成、不敢闔眼的夜晚,自然不能有夢(各種意思的)。
  (在夢中多好啊。肉身、青春、回憶、愛、友情……永遠不墜,又是自在變化)
  多少感到……絕望。但或許也是這樣的卡住時刻,才得以抬起頭站起身,檢視「此刻我擁有的事物」:在賃屋處的頂加小院,這個時間可以看到中秋過後的清澄夜空,幾抹淡雲如棉絮浮掛,數點星光散落,月亮宛如帶著模糊雀斑的圓潤臉龐一側似打薄髮絲輕覆。室內那兩面始終騰不出空閒整理的擁擠書牆,終此生怕是不能盡讀的吧。晚間下棋邊拌嘴「誰脾氣比較壞」的女兒已睡著。曾經的歡笑,爭吵,小小的願望,霉爛的祕密,壓抑的埋怨。不知如何是好的種種囤積物事與情感。毛病不少但尚可對親人朋友們略稱無恙請放心的身體。
  更擁有這入夢前的漫漫長夜。
  擁有這些,也為這些擁有所塑造、映照的我,是富有的或者窮乏的呢?彷彿行旅中途的收獲檢視。老實說我並不常以此自問:身心尚有堪用餘裕時何必提起(任性)?每月循環此際,稍感無以為繼,則更不敢問(俗仔)。又比如說,以編雜誌為例,每月十餘萬好文字過眼,分享予讀者,編製期間頗充實新知舊聞,算得上是聚積有道了吧?但發稿階段偶有此路不通、四顧茫茫之感,截稿死線像是連鎖幸運(?)信,轉遞受邀作者前,只能吸取發稿者的生命精魄,昔往寬綽積攢宛如以驚人速度窮竭。總沒有讓人踏實的選項。
  但再一細想,又感覺哪裡有問題:
  什麼時候開始,貧富際遇與運作模式,背後的價值觀、滿足與不安,不僅作為譬喻,更像是一種優勢語言或世界語言,全面接管人類與人生的各個環節?正面些來想,這無疑是共同經驗與默契,但究竟為真正的溝通帶來更多幫助或困難?但有其他選擇?(走筆至此,或許我心目中更嚮往的財富,是傾訴與傾聽的無礙,在其中智性與感性皆得以成長,也尊重獨處與距離……)
  本期專輯,試著碰觸的,正是價值感似乎隨著時代,物質與外在溝通條件日新月異更趨龐大卻有些變得單一化的,對財富的想像;以及前往這想像,必然跋涉的現實冏途──尤其是對理財觀念技術多半敬而遠之、慎而懼/拒之(渴望專心於志藝)的創作者們,怎麼想這件事?
同時,我們也在過程中覺察自身眼界限制:那些已累積千百年的,對於財富的得失、消長、分配、流動所建立的理論與機制(已有許多專書與媒體同業把這些課題做得更深闊),其實和文學、藝術相通,充滿許多值得探討、或顯或隱的,人的動機、性情和文化影響;只是,二者(簡述之或許正是「財」與「夢」)交會、對話,甚至借魂換體,攜手鑽探人類生活與命運樣貌的作品,在今天反而不如昔往數百年間頻見,我認為似乎是個很可以期待的方向。
  這裡我們說的夢,也許可以換句話說,是:未曾(或還未)擁有。是難以想像。是無從訴說。是抵達之期遙不可及──但,尚未放棄。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日常裡的窮,但卻不是真的窮,或者說更帶有類似「窮盡」可能性的正面意思。這使得夢顯得寬容。誰都可以說夢。也不是只想發財那樣相對具有排他感或控制需求。
  我由衷希望,「我的發財夢」能與人共享的。甚至在夢中,你記掛某人、某群人不下你自己。更好的順序是,不是因為發財才實現夢,更因為(共享之)夢發了(各種意思的)財。我寧願這麼期待,也相信會有的。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

相關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