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獅文藝2021年01月號805期

幼獅文藝2021年01月號805期

型 號: B11001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70
商品介紹

【不同的我】
不同的「我」(們),似近又遠。
(我?或者是誰?)如何確認:在漫長時光跋涉、生命階段遞移、在每次「天人交戰」處境、在不同人際關係與認識裡、在回憶或在想像中──現身或匿藏、消亡或倖存的,千千萬萬個我的分身、碎片,哪一個,更牽動執著和愛憎,教我不同於他人,使「我」感覺真實活著?

傾身細語‖手指遊戲╱邱常婷
對我說‖寫給「我」的穿越明信片╱夏夏、謝凱特、謝子凡、盧慧心
不同的我‖分裂的我,自戀的我╱騷夏、廖梅璇、林運鴻、冬陽
在我之中‖分身、恐怖與精神分析      文/黃涵榆
以我為鏡‖影子與靖子/黃資婷
分身有術‖略談漫畫中的分裂、分身,以及「替身」/翁稷安
分身乏術‖說分就分,你把我當什麼了?/蘇育賢
不只是我‖往火星路上:我是高博倫/黃家祥
不只是我‖如臉之臉:我是黃家祥/許閔淳
不只是我‖我們騎入光裡:我是許閔淳/高博倫
另一個我(們)‖我是他者/朱嘉漢
另一個我(們)‖植物學:整體反映在每個分離的部分之中/連明偉
另一個我(們)‖影帝(后)與他們的產地╱黃文鉅
平行世界的我‖拒絕/神小風
平行世界的我‖實體幽靈╱林新惠
是我‖我是/林巧棠、林文心、熊一蘋

 

編輯室報告‖致我們◎丁名慶

–脈動–
散步在他方‖伊斯坦堡(王子沃)、新加坡(張郁國)、阿姆斯特丹(陳宛萱)、吉隆坡(龔萬輝)
幻遊地‖《衝吧!烈子》╱江子逸、《陳情令》╱韓橙
心樂園‖〈偶然與巧合〉╱劉建志、翻來翻去的流行歌╱劉亦修
造星者筆記‖二○二○臺南藝術節裡的「地方相遇」/周伶芝
漫畫絮語‖絮語五十嵐大介:《Designs》可能觸發的九連環╱陳琡分
播可夢‖一個Podcast節目是如何誕生:陳夏民、夏宇童《閱讀夏lala》╱陳夏民
紙想‖設計師彭星凱與他的完美灰度/吳浩瑋
學生玩什麼‖花蓮高中:往山海走去,挖掘興趣的洞穴/陳昱文
學生玩什麼‖玩家自己說╱陳泓洲、張庭瑋
  
–專欄–
蟬翼摹寫本‖二婚╱洪茲盈
只有自己在意的兩三事‖沒有人在意你的恨/宋尚緯
踟躕地誌‖名片╱吳緯婷
踟躕地誌‖跑步的人/鄭聿
踟躕地誌‖紅人與紅牛╱游以德
天人之際‖新時代之初的必然動盪╱布蘭森
天人之際‖你從負面情緒中覺察「非自己」了嗎?/芳療練習生

–讀世界–
當月作家‖訪宋尚緯談《孤島通信》/董柏廷      
延伸閱讀‖關於「孤獨」的書寫/楊智傑
再寫一本‖黃暐婷的《少年與時間的洞穴》/林妏霜
捕鯨者手札‖在「大人看漫畫」成為日常之後/謝至平
深度書評‖致在場的我們與遲到的他們 ╱羅士庭
一月選書‖《致不在場的他們與遲到的我》、《殖民地之旅》╱邱常婷
一月選書‖《從臺車到巴士——百年臺灣地方交通演進史》、《沙茶:戰後潮汕移民與臺灣飲食變遷》╱謝爾庭
雜誌盒子‖戀愛,有答案嗎?/劉揚銘

二○二一台北國際書展特輯
二○二○年韓國文學市場閱讀筆記/翁智琦
二○一九〜二○二○韓國出版現象觀察/陳佩甄
關於台北國際書展,後疫情年代的抽樣意見調查/編輯部
台北國際書展活動場次(節選)

封面專題:不同的我
傾身細語‖手指遊戲╱邱常婷
對我說‖寫給「我」的穿越明信片╱夏夏、謝凱特、謝子凡、盧慧心
不同的我‖分裂的我,自戀的我╱騷夏、廖梅璇、林運鴻、冬陽
在我之中‖分身、恐怖與精神分析      文/黃涵榆
以我為鏡‖影子與靖子/黃資婷
分身有術‖略談漫畫中的分裂、分身,以及「替身」/翁稷安
分身乏術‖說分就分,你把我當什麼了?/蘇育賢
不只是我‖往火星路上:我是高博倫/黃家祥
不只是我‖如臉之臉:我是黃家祥/許閔淳
不只是我‖我們騎入光裡:我是許閔淳/高博倫
另一個我(們)‖我是他者/朱嘉漢
另一個我(們)‖植物學:整體反映在每個分離的部分之中/連明偉
另一個我(們)‖影帝(后)與他們的產地╱黃文鉅
平行世界的我‖拒絕/神小風
平行世界的我‖實體幽靈╱林新惠
是我‖我是/林巧棠、林文心、熊一蘋

 

致我們           ◎丁名慶

    如果不是用某種方式(例如畫/寫下)或某個契機(製作一回雜誌專題),可能我也未必會在意,(可以有)那麼多不同的「我」。
既熟悉(?)又陌生。也許比較令人困擾的,是那些「不同的自己」出現的時機,未必是對(任一個)我最適當的。總是搞砸。那又可能蝴蝶效應地孕生另一個我,很久以後我才會稍有認識,突然加入放學路隊似的,也跟著我(或我跟著他們)去到好多的地方。
這一期製作「不同的我」的專題,企劃之初,或許有點想念的意思。有些我,已經好久沒見到了。有些我,一直都在卻始終被漠視。有些常不請自來,又突然消失;有些我,那麼久以來一直是某種樣子,卻在不知不覺間變改了樣貌質地。
    這好像也適用於描述一些朋友,或者生命中曾經相當重要的人。他們,或者說,彼時的「我」們,現在過得好不好呢?

    憑著不可靠的印象和想像,我笨拙地試著畫下來,字面意思,不同的我(們);「這誰啊」,那些我,彼此也不全然相像。
而且顯然不是我說(畫)了算。本來想畫祕密的喜悅,卻變成深鎖愁眉;畫怒意,看起來卻像因為眼鏡度數不夠而困擾;想畫下平靜,卻像是一種勉強壓抑著厭煩於被打擾的漠不關心。甚至,持筆者我也未必真的明確產生、感受到那些表情線條的情緒。也就是說,我畫下的,終究是不可盡信的皮相,未必確實地指向、說明、補充我。其中有些我的存在,是不是根本就是虛構的呢?
    唯可確定,是那些或拗折或輕率、或遲疑頓挫的筆觸。在這當下,只有自己知道(這也是本期開始的宋尚緯新專欄名稱),有一點點什麼,「不同」於以往。那點不同,並不作為「我」與彼時的我的區隔;而是恰恰相反,如一條蜿蜒河道,羊腸小徑,連繫過去未來,從而印證、提醒,每個我,或增減,或變改,都是時間的禮物。
    這又好像老哏地在說人生和創作──「由我至我」,是一種從「(還)不是」到「是」的過程?或是從帶有盲點和成見的「是」進入未知的「不是」進行探險?但無論如何,我(們)的關係與歷史,就是持續在改寫中啊。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

相關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