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獅文藝2020年11月號第803期

幼獅文藝2020年11月號第803期

型 號: B10911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70
商品介紹

【字由心證】
「字」是呼吸,也是一種肉身;是墨線的散步,是意義的圍籬。
字是記憶的拼圖,也是射出情意的箭矢。
字由人造,但每個字的歷史其實早於每個人,遞轉先輩與文明的遺贈。
字由心證,單字與字串,在各人胸臆腦海、在各種媒介裡,展延變化,勾捺輻射,畢現了想像力的奇崛或開闊,性情的豁達或執著。
字如鵲橋,承載、延續著故事,直到自身也成為故事。孵字的人,食字的人,或獨自或接力,在紙頁也在心境中造出不思議空間。
本期專題由「不只是字」的關注與期待開篇,在當代各種字的應用、創造與變化中漫遊,途經藝術、設計、生活、歷史、文學,傾目玩味也動手書寫──字走得多遠,心就走得多遠。

作家年度選字
寫字人說字
不只是字‖遮蔽的見證:當代人權藝術裡的「字」◎許楚君
不只是字‖在光影與聲響中玩耍:開啟跨領域媒材結合的想像◎黃雅玲
舞動的字‖ 林懷民、周章佞談《行草》
漫遊字型中‖與《字誌》編輯部答問◎謝至平
漫遊字型中‖別在路牌寫書法◎柯志杰
合字好好玩‖與「合字文間」答問
拼字好好玩‖文字造型新感覺◎黃子欽
狀聲字好好玩‖漫畫中看得見的聲音◎力本
心由字證‖從筆跡分析了解你是那種人?◎陳麗光
時間中的字‖清領、日治時期日常文件中的字◎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書體字中趣‖墨跡化衍:漢字的形體特色◎劉庭彰
文學字中事‖文字賦形:時光意志的印跡◎李秉樞
寫字的人‖寫字的內功◎侯吉諒
寫字的人‖碑派棄功po◎陳令洋
寫字的人‖寫字的人◎李筱涵
教字的人‖划算◎劉庭彰
刻字的人‖低頭刻字吃灰塵◎蔡宗宏
看字的人‖行氣◎凌性傑
解字的人‖在餘雨中◎曹馭博
解字的人‖家◎賀婕
解字的人‖父◎沈信宏
遠方的字‖Мираж――蜃影◎白樵
看孩子寫字‖哥哥字弟弟字◎夏夏

 

編輯室報告‖看不見的字◎丁名慶

–脈動–
散步在他方‖東京/煮雪的人、倫敦/賀竭、新加坡/張郁國、上海/張怡微
一館一世界‖林語堂故居╱黃皓天、奇美博物館/顏兌蓁
書櫃與它的探照燈‖台南 烏邦圖/王品蓉
順路走‖捉迷藏◎黃資婷
手邊冊‖和父親對話◎騷夏
拿來用‖密室逃脫◎湖南蟲
使其成為‖Talk about 草率季◎黃偉倫
臺北詩歌節‖強碰.三合一——原住民詩與歌◎陳柏煜
學校推什麼‖台北與台南的聲景地圖◎顧蕙倩
尋聲者回聲‖陳亦滽、方承傑
     
–專欄–
點心筋肉‖鄭順聰
向十六歲的我解釋成人世界‖盧郁佳
遊戲的藝術‖李奕樵
時代運算‖楊智傑
時代運算‖Apyang Imiq
時代運算‖莫澄

–讀世界–
當月作家‖對傷口說情話:馬翊航談《山地話/珊蒂化》◎董柏廷      
延伸閱讀‖淺淡原住民散文創作洄游◎嚴毅昇
潮浪教室‖23.97東西海岸書寫的生命突圍者:訪廖鴻基◎陳昱文
第一本書‖世界病時誰不病:陳宗暉《我所去過最遠的地方》◎羅士庭
轉接‖評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消逝之島》◎林立雄
共讀共想‖吳晟、吳志寧讀村上春樹《棄貓》◎蔣亞妮
深度書評‖坂元裕二《劇作家坂元裕二》◎ 李金蓮
十一月選書‖《老屋顏與鐵窗花》、《印太競逐》◎謝爾庭
十一月選書‖《謊然大誤》、《只剩下海可以相信》    ◎邱常婷

–寫星球–
Youth Show‖貓盒子◎鄭昀     
Youth Show評‖盒子之外的寵物人 讀鄭昀〈貓盒子〉◎高翊峰
散文‖打狗鳳邑文學獎  夜知道◎曾稔育
散文‖盅件◎崔舜華
我的誕生日‖猜猜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楚然
一人生活或以上‖柯南的變聲領結與其他◎廖宏霖
有影‖幾則觀看的隨想 ◎呂佳機
今天是新的‖破口◎吳俞萱

專題【字由心證】
作家年度選字
寫字人說字
不只是字‖遮蔽的見證:當代人權藝術裡的「字」◎許楚君
不只是字‖在光影與聲響中玩耍:開啟跨領域媒材結合的想像◎黃雅玲
舞動的字‖ 林懷民、周章佞談《行草》
漫遊字型中‖與《字誌》編輯部答問◎謝至平
漫遊字型中‖別在路牌寫書法◎柯志杰
合字好好玩‖與「合字文間」答問
拼字好好玩‖文字造型新感覺◎黃子欽
狀聲字好好玩‖漫畫中看得見的聲音◎力本
心由字證‖從筆跡分析了解你是那種人?◎陳麗光
時間中的字‖清領、日治時期日常文件中的字◎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書體字中趣‖墨跡化衍:漢字的形體特色◎劉庭彰
文學字中事‖文字賦形:時光意志的印跡◎李秉樞
寫字的人‖寫字的內功◎侯吉諒
寫字的人‖碑派棄功po◎陳令洋
寫字的人‖寫字的人◎李筱涵
教字的人‖划算◎劉庭彰
刻字的人‖低頭刻字吃灰塵◎蔡宗宏
看字的人‖行氣◎凌性傑
解字的人‖在餘雨中◎曹馭博
解字的人‖家◎賀婕
解字的人‖父◎沈信宏
遠方的字‖Мираж――蜃影◎白樵
看孩子寫字‖哥哥字弟弟字◎夏夏

 

看不見的字     ◎丁名慶

    說到「字」,最常使我迷眩地一再回返的印象,是童年不記得是在哪部電視劇或者章回小說中看到,鬚髯飄飄的仙人在掌心以指尖寫下「定」字,摺指握拳如收攢袱巾,在緊要關頭朝另一人攤開手掌,對方便如化為木石般一時半會兒無法動彈。
    使人默然定住的,是不可知不可云的道術呢,或僅是對於那個「定」字的潛意識默契呢?
    還有還有,三國故事「借東風」橋段,諸葛與周郎商議抗曹攻略,兩人相約各在手心密寫一字(計),攤開都是「火」,燒盡一切,也似否認一切存有,使之化為祕密。僅知情者得以相視而笑。
    像那些僅能獨自細嚼、也不被各種人間書契封印綁縛,無數代以來四處流竄的字:謊言、傷害、誤解、歡喜、戀慕、羞赧、悲愁、懊惱……這種時候通常我們不叫它們是字,而是心。柔軟的或強橫的,破碎的或欲碎未碎的,那常常就成為文學與藝術的基本材料。
    繼而更加著迷的畫面:一人在另一人掌心寫字。我尤其喜歡被寫字那人承受著微小的搔癢,怎麼都猜測不出那字、那寫字人暫託在自己掌中的心意的強自鎮定煩惱表情。
    既是默然無語卻又包羅千言萬語。在掌心寫下「勇氣」二字吞入肚腹。在誰的裸背上寫字。傳遞於中學教室座位間還未抵達目的地的紙條小摺裡的字。
    看不見的字,不可說的字,有其賞味時機,畢竟可遇不可求。因而我們僅能在此回「字由心證」專輯有限篇幅裡,盡力收集當代台灣各種字的表現樣貌,一面感受到儘管文字囿於形體的框架邊界,卻也讚嘆人類想像力推陳出新、感性幽邃密緻無有窮盡。只是這些尚可遇而見之的字,卻並非「不可見」的可見復刻,也有各自的身世、故事與現場。那都非常迷人──好處是還能時時見到,尤其讓人非常安心:這些「總是還在」的字,構成「與我偕活於同代、共時呼吸的血肉」。
    製作專題過程,屢屢踅繞幼獅辦公室周邊的重慶南、武昌、漢口、襄陽這些北市老街區,尋訪「字」跡;某種意思上來說,以書街知名的這一帶,曾是台灣「字」的密度與流動量數一數二的區域,我有時會恍惚錯覺,街上往來人們言笑晏晏的彼此招呼表情總有著近似於失去部分記憶的淡漠瞬間;但那有可能僅是我自己擅自腦補投射。只是當意識及於此,不免有種類似想要下筆寫出某字,卻怎麼也不能篤定喚出被猛然遺忘的短少筆畫的悵然。
    但我仍挺喜歡午休時在這附近晃蕩。或許正因為,這一帶於我而言,「不可見」、不太能與誰以文字分享的回憶與感受,或許已凌駕於可見,反而循著意想不到的路徑,引人回返那個置身「世界還很新,需要用手去指」年歲的自己?
    前任主編小馬在受訪那日,簽給我的《山地話/珊蒂化》書扉上寫道,「也許在重慶南路遇見,也許也在台九線遇見」,這些字承載祝福,也是前往的邀請,予人開闊的期待(但我此刻就想衝去台九線啊啊啊)。同樣是字,我倆各自的「重慶南路」與「台九線」意義與時光刻度肯定不同;但連結兩處的兩個「也許遇見」,卻讓我有彷彿擊掌兩次的雀躍,像是從他掌心接過兩個看不見的字。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

相關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