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獅文藝2020年04月號第796期

幼獅文藝2020年04月號第796期

型 號: B10904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70
商品介紹

封面故事

 

【超.展.開】
策展不只是策劃一場展覽,也有照料、篩選、管理的意義。展示能為我們展開什麼?如何透過展示帶動參與?哪些內容需要/適合被展覽?如何當一個策展人?靜態的文史資料如何與觀者互動?當代藝術與觀展經驗如何鑿開文學寫作的路徑?如何重寫、重探、重回藝術/史?展覽內的身體是活動的,我們訪問不同領域的工作者,期待一同撐開關於展示的多重時空,與世界產生關係與觸媒,在想像中開展,與時代超展開。

˙策展做什麼
專訪策展人莊東橋◎文陳沛妤、莊東橋
專訪策展人高森信男◎陳沛妤、高森信男
˙撐開想像
專訪藝術家張紋瑄◎張純昌
˙展示文史
自由戀愛:時代製造的浪漫◎謝宜安
˙組裝教室
重新組裝:部落/教室◎廖思涵
˙藝術觸媒
忠泰美術館與駐校大使計畫◎阮芳郁
˙獨立幻想
歷史之鏡◎川貝母
竊聽˙房屋◎夏夏
裝幀的詭計◎曾貴麟
影像創作計畫──日日◎陳若怡
˙震盪現場
我需要很多很多語言◎張亦絢
跌進貝絲.莫利索的眼睛裡◎朱嘉漢
流浪的宮殿◎黃以曦
哈特曼的畫展◎陳柏煜
˙重訪美術史
謝里法及其他◎蔡綉敏

 

 

 

目錄

 

編輯室報告‖那逐漸放大的出口◎馬翊航

–脈動–
散步在他方‖加州/涂書瑋、阿姆斯特丹/陳宛萱、香港/縈惑、首爾/游宏斌
一館一世界‖國立臺灣文學館/謝韻茹、人文遠雄展覽館/陳雯明
書櫃與它的探照燈‖高雄 三餘書店/張晴華、臺中 新手書店/鄭宇庭
順路走‖看見山了嗎 ◎李蘋芬
手邊冊‖巨蟒◎鄧觀傑
拿來用‖召喚而非訴說◎曹尼
使其成為‖譯者駐村計畫◎杜昀玶
學校推什麼‖「美」力覺醒/一趟認識自己的旅程◎鄭智隆          

–專欄–
點心筋肉‖艷想世紀之蛋◎鄭順聰
向十六歲的我解釋成人世界‖萬事萬物都證明其實你還愛我◎盧郁佳
遊戲的藝術‖談John Conway《Game of Life》◎李奕樵
時代運算‖憂國家族:朱來寶2000◎洪明道
時代運算‖コロナ:毒辣的你◎李琴峰
時代運算‖蜘蛛女之吻◎林妏霜

–讀世界–
當月作家‖郭強生《尋琴者》◎鄭博元
共想共讀‖蔣亞妮《我跟你說你不要跟別人說》◎王天寬
共想共讀‖讀蔣亞妮《我跟你說你不要跟別人說》  ◎李筱涵
第一本書‖江佩津《卸殼:給母親的道歉信》  ◎林巧棠
普及島‖好久好久的故事,是誰告訴我?◎吳岳霖
深度書評‖讀李進文《野想到》◎陳顥仁
四月選書‖《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存骨房》◎陳令洋
四月選書‖《我家,或隔壁》、《我只是來借個靈感》◎邱常婷

–寫星球–
Youth Show‖餛飩之死◎蕭信維              
Youth Show評‖讀蕭信維〈餛飩之死〉◎陳柏言
一人生活或以上‖獨身者◎寺尾哲也
有影‖狐狸◎吳睿哲
我的誕生日‖四二八,沖繩的屈辱之日◎朱宥任
今天是新的‖有一片新葉子快要長出來了◎李達達
散文‖迷霧世界◎徐滋妤
新詩‖側錄 E-00185◎鄭李宣頤
新詩‖浪行、教我一種推開雲霧的方法◎鄭琬融
  
–封面專題–
超.展.開
策展做什麼‖策展人莊東橋、高森信男
撐開想像‖張紋瑄
展示文史‖新文化運動紀念館
組裝教室‖藍保.卡路風與他的「Talem」
藝術觸媒‖忠泰美術館與駐校大使
獨立幻想‖川貝母、夏夏、曾貴麟、陳若怡
震盪現場‖張亦絢、朱嘉漢、黃以曦、陳柏煜
重訪美術史‖謝里法與他的時代

 

編者的話

 

那逐漸放大的出口              ◎馬翊航

  
 我回想一下記憶中最早知道的「展」,或者以展為名的活動,大概是90年代初會不定期在臺東體育館辦的商展。大人雖講商展,現在回頭一想,其實就是商品展。功能七合一的製圖尺,不需要按壓的自動鉛筆,寫不斷的筆芯,讓眼鏡不起霧的橡皮,從池上開車五十公里抵達未來世界,應該還划算。父親著迷工具,我把萬花尺帶回房間。選定齒輪,尺內輪框,鉛筆,油性筆尖幾乎要把日曆紙劃破、藏著精巧,繁複,無限。當然也顯露小孩的單薄與容易厭棄。

    去年秋季去直島旅行之前,早早就把杉本博司的護王神社納入目標,但沒有精確排序,有一點偶遇的驚奇。在《直到長出青苔》裡讀到護王神社的重建,可以感受到的主題大約是神聖空間、材料(玻璃製的階梯)、光線(遮蔽與透明、地底與地上)等等。照片裡的小神社有簡潔與凝縮的魅力。實際看到神社比想像中更小一點,地面上的階梯玻璃質地接近魚市場的大冰塊。階梯的另外一半在地下,需要從另一個入口排隊進去,一次限四人。我跟謝利排在一對中年夫婦之後,等他們從管理員手中接下手電筒,四人穿過窄窄的水泥隧道進到神社下方的黑暗空間。夫婦用手電筒照射玻璃階梯,視線被手電筒的光照範圍限制移動,原本在上方清涼寧靜的玻璃,光照之後出現黏滑稠重的質地。光與陰,神聖與未明,感覺像在某種腔室。

    每次都是不同的房間,我們的身體也與前一刻不同。幾個月前去看北美館的阿比查邦,記得深刻的是《煙火(檔案)》,煙火一次一次閃光,輪流照映牛馬,骷顱,鬼魂,視覺裡產生切片與殘影,雕像有「嘴」讓人看/聽到原來沒有的聲音。在玻璃投影幕的後面是投影機的刺眼光源,攔截不完全的光打在身上,身體也像殘餘下來,粗糙堅固的靈魂。那裡面有神祕與擴散,也有精密的設計。觀展經驗是觀者身體的,也是策展人過往經驗的匯流與對應,莊東橋與高森信男從「島嶼生活與地景:檳榔、香蕉、甘蔗、椰子樹」展覽出發的分享,可以看到裡面細密的感覺與思索;張紋瑄的創作行動把「歷史」、「編輯」、「寫作」、「觀看」都括號起來,我們的身體與意志也需要再次被表決或提案。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的「自由戀愛:時代製造的浪漫」、藍保.卡路風的「Talem」、忠泰美術館分享的藝術觸媒,也都觸及了內容與形式的收納方式。從經驗的震動到創作的想像,就像張亦絢說,「我需要很多很多語言」。

    後來是怎麼離開護王神社的地底的呢?我轉身,變成四人小隊的領頭羊,神社地下小隧道的入口變成出口。眼前的小出口框住遠方的海,是杉本博司海景系列的實體。海面靠近,方框愈來愈大。後面有人,我不能停留。我必須走出洞穴,記下那逐漸放大的出口。眼睛卻留下了壞習慣,要斟酌未來的每一次暗,每一次光。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

相關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