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獅文藝2019年12月號792期

幼獅文藝2019年12月號792期

型 號: B10812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62170
商品介紹

【絕版出來】
絕版書意味著什麼:收藏家的珍寶,專業讀者的不傳之祕,遺落的作者,復活的想望,知識流通與再次記憶的追求——絕版書去哪裡,在哪裡?絕版是斷絕,還是不絕?讓絕版書印刷出來,挖掘出來,買賣出來,展示出來,夢想出來。當我們看見絕版理由,又再一次翻開絕版書的地層,以書店的手,出版者的手,作者的手,讀者的手,圖書館的手。
今晚我是書。在時代的眼淚下,讓絕版甦醒,讓隱密者重新出場,讓祕密的記憶,隆重地相會。

藏書之居
 復古永遠是流行──與吳卡密談舊香居與絕版書◎徐禎苓
尋書之跡
 文而優則導◎陳逸華
 品味歷史的細節與縫隙:我的1950年代詩集收藏◎陳學祈
失書之憶
 絕版愛情◎伍軒宏
絕與不絕:創作
 限與無限,留與不留:陳昭淵、蕭詒徽的詩集絕版夜談◎蔡旻螢
絕與不絕:典藏
 搶救「絕版書」大兵◎王岫
絕與不絕:轉譯
 那些注定絕版的史料們:報紙、刊物、漫畫◎劉維瑛
絕與不絕:出版
絕版再現的力量◎劉子華
 如果可以再版,誰想要絕版?◎林煜幃
夢幻那本
 如果世界上有無痛的戀愛仙境◎盧郁佳
 杜鵑啼向歸家路◎連明偉
 在旅行中回憶上一次旅行◎湖南蟲
 麻利的一坨◎熊一蘋
拜託出來
 身為一位二手書店店員有絕版清單也是很正常的◎梓書房 曾淯慈
 致黃碧雲《烈女圖》的大田出版社◎潘怡帆
 歷史像奔流大河,歲月如《流轉之海》——寫給宮本輝先生的一封信◎林廷璋
 從《看見老高雄》重新看見港都的地方耕耘◎陳坤毅
 臺灣限定版的日語近代詩歌選――日治文青的手抄筆記本◎劉怡臻
藏書不藏私
 絕版問卷 不藏私的愛書告白◎劉夏泱、林祈佑、路那
絕版秘笈
 失蹤的童話◎曹疏影
 帶一本絕版書走吧◎林秀赫
 談鄒佑昇《大衍曆略釋》◎鄒政翰
收藏、流通、共讀
 從Lightbox攝影圖書室看攝影書的近用——專訪創辦人曹良賓◎何思瑩

 

‐本期要目‐
編輯室報告‖◎馬翊航
識詩記‖廖偉棠
給冰河期‖言叔夏
陽光裡的棄站‖曹馭博
國際換日線‖廖啟余、陳芳珂、張容瑄、林佑軒
亞洲轉運站‖郭艷媚、劉靈均、張郁國
黑板上下‖蘭陽女中趙弘毅、寶桑國中李家棟、新竹女中黃庭鈺、明德高中薛好薰
時間的表情:臺灣人文刊物的再閱讀
身為遲到者的優勢──讓火種燃起:臺灣人文雜誌的實踐與介入◎阮芳郁
舊時火車:日治時期刊物中的生活與思想◎劉承欣
前衛在手中誕生:刊物的設計與實驗◎陳柏煜

12月人物
用頭帶說歷史,用步伐記得山──專訪Salizan《用頭帶背起一座座山》◎蔡佩含
‖對話練習記憶的河與街,愈走愈深:《霧中恆河》◎邱常婷
再寫一本‖當雪人悄悄說起故事:煮雪的人與新作《掙扎的貝類》◎曾貴麟
平行故事‖遠方的信◎朱嘉漢
平行故事‖丟掉◎楊莉敏
平行故事‖拿刀◎林佑軒
打開我的圖書館‖《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的私房閱讀記憶◎劉建志
現世之手‖看見打工詩人主體:讀《中國女工——新興打工者主體的形成》◎林餘佐
林中小屋‖走向沸點的科幻讀本◎姚秀山
走私者‖畫魚不如畫唬爛◎陳令洋
迴轉文學‖師生合作拼一拼:拼圖論語,拼貼現代詩◎詹佳鑫

Youth Show李唯廷
我看著我不斷遠離                
Youth Show評
以遠離靠近:評李唯廷〈我看著我不斷遠離〉◎謝凱特
遠離是為了靠近:評李唯廷〈我看著我不斷遠離〉◎蔣亞妮

小說‖白色小船◎小令
散文‖健身房是通往天堂的路◎梁評貴
新詩‖我像一顆隕石尋思◎柴柏松
新詩‖消失的五四◎羅浩原
新詩‖ Répétition:雪的複誦◎魯蘆
永不過刊‖一個老文青的回憶◎吳敏顯
永不過刊‖「族」裡燃起的煙火◎林佳樺
12月選書‖《擲地有傷》、《機場時光》◎薛好薰

11月選書‖《跟著寶貝兒走》、《私の的悲傷敘事詩》◎薛好薰

 

掩星法練習                  ◎馬翊航

    謝利來池上玩的時候,逛了一下我池上老家的書架,驚訝的問「你怎麼會有這個?」其實也只是因為我比較早遇到這些書而已。其中一些是鄭聿《玩具刀》的紅花版,印卡的《Rorschach inkblot》,孫維民《異形》,鄒佑昇的《大衍曆略釋》,零雨的《我正前往你》與《田園/下午五點四十九分》。田園那本棕色袋子包著,昆蟲甲殼的顏色,好像每次抽取閱讀都是微小破壞。我喜歡書,但沒有什麼收藏的能力與魄力,看到有人轉引張岱「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慚愧之餘,只能端詳自己的薄情帶給我的有限寶藏、有限的愛。窮困時候還會看一下手邊書在露天拍賣的價錢,猜想自己還算富有——如果我連這麼一點薄情都願意剝奪的話。

    當初想要《大衍曆略釋》的時候幾乎已快賣完了,臉書上細小的分享流竄,聽到哪裡有書的時候,都是流星尾。我看到有書在魚木人文咖啡廚房,立刻私訊給詩人龍青,約定某個傍晚到店取書。取書時店內有其他寫作者在聚會,龍青說「這是年輕的詩人馬翊航」我那時在寫博論,覺得生命不成氣候,人也遮遮掩掩,趕忙取了書又回到宿舍沉淪。後來幾次搬遷,所幸這本書還能安全的從箱子裡走出來,從老家書架又回到我的桌前。

    十月下旬去了高松與瀨戶內海一趟,也在旅行途中發信製作專題,期待多知道一些絕版事。物質層面上想知道怎麼收怎麼藏?怎麼判定自然停滯或再生復活?情感上,也想知道那些尋書製書失書的痕跡,有限背後的無限。最後專題裡有伍軒宏、陳學祈、陳逸華、卡密、王岫、劉子華、林煜幃、盧郁佳、湖南蟲、熊一蘋、劉怡臻、潘怡帆、林廷璋、陳坤毅、梓書房的淯慈、劉夏泱、林祈佑、路那、曹疏影、林秀赫、鄒政翰、曹良賓、顧玉玲、陳佩甄、鄧兆旻、黃子欽、李時雍、徐明瀚……很少作專題這麼大陣仗,但也許組合出了一個閱讀之屋,記憶之屋,流轉之屋。不只是對「絕版」的迷戀與珍視,我們也期待復活重出,也期待典藏、流動、近用,因為重讀而打造時代,從絕版生出更多對書籍的想像:書永遠與人有關。

    在高松的最後一個晚上,經過了舊書店リバー書房。分類與未分類,標價與未標價的書交疊混雜,不熟悉的語言環境裡擔心遮蔽與未明。但是走進去一陣就安心了,書店主人安靜在晚間綜藝與書塵之間。我在書架上看見一本與謝野晶子1921年的《太陽與薔薇》,鼓動謝利買下。朱紅書封燙上薔薇飾紋,中央太陽射出百條金線。鄒佑昇《大衍曆略釋》的最後,是〈掩星法練習〉:「爆發一陣紊亂的色彩/就讓幾近透明的事物橫亙於我們之間。」書是島,我們撥水前進。遮掩或失去後,會在邊緣顯現的,是細密與雄渾的音樂,迷戀與迷宮的變形。
再過兩年,這本《太陽與薔薇》就一百歲了,是我生活中最長壽的事物。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

相關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