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獅文藝2019年3月號783期

幼獅文藝2019年3月號783期

品 牌: 幼獅文藝
型 號: B10803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70
商品介紹

【以青年之名】
《幼獅文藝》創刊於1954年3月,到這個月份已經走過六十五年。由世安基金會長期贊助的Youth Show單元,1999年啟動列車,從康敦彥、鯨向海、楊佳嫻到王麗雯、黃曦晴,已經走過190站,閃耀超過兩百名寫作者初登場的光澤,仍有回聲。
幼獅即Youth,我們再次以青年為名,邀請初登場的作者回望與幼獅的第一次震動。也循著思想的水源,找尋那些以青年名之的。活動的雜誌,記憶的街,手製的書,日日跳動的知識,一畝有著奇花異果的田地,一座跨越族群的橋樑,一次集結或一次擴散……時間並非讓我們告別,而是讓我們永遠保持探問的手勢,測量現實的尺度——以青年之手,青年之名。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文化引水人──新活水副總編輯江家華專訪◎張浥雯
翻開一本記憶的街:楊萬利與《緬甸街》◎李宗穎
在劇場尋找自我表述的方式:專訪青年劇場工作者陳煜典◎林立雄
引導人成為讀者的製本工:犬吉工作室◎簡榕萱
一枚非典型螺絲:專訪何昱泓◎王士堅
硬土深掘、灌沃文學教育田園:奇異果文創劉定綱專訪◎張浥雯
為了成就完整的人:專訪原住民族青年陣線幹部溫馨Muni Druluan◎洪瑋其
年輕就是要用力地寫作啊,不然呢?段戎與《不然呢Brand New 》青年文集
青年很忙:那些以青年名之的◎編輯部
優秀190站刊登統計
開始有時,盡頭有時◎丁名慶
冬中來到春山的時間旅行◎吳芳碩
瘦詛瘦咒◎小令
再過一個巨大的時辰◎曾貴麟
十年前的冬日◎劉思坊

 

編輯室報告‖馬翊航
識詩記‖廖偉棠
給冰河期‖言叔夏
陽光裡的棄站‖曹馭博
國際換日線‖林佑軒、張容瑄、廖啟余、陳芳珂
亞洲轉運站‖王萌、郭艷媚、黎祖賢
黑板上下‖薛好薰、李家棟、黃庭鈺、趙弘毅
迴轉文學‖人類心靈共享的雲端硬碟—「神話」主題教學分享◎吳昌政
新詩‖親愛的◎方群
新詩‖走揣台北◎林益彰
現世之手‖什麼是兩個世界的最佳結合?──《亞洲男人的美國生存紀事》◎邱常婷
打開我的圖書館‖讓我們安靜對話◎陳少

三月人物‖同心圓的重繪:訪張惠菁談《比霧更深的地方》◎林妏霜
再寫一本‖(後)青春懺情錄:楊婕與《她們都是我的,前女友》◎李秉樞

對話練習‖重返太古之初的同一語言:讀《苦雨之地》◎蔡佩含

Youth Show黃曦晴‖走來走去、Tony Suggs、蓬萊、喔愛?、詮釋再詮釋    
Youth Show評‖虛擬世代的電音派對――為王和平《About a Stalker 路人崇拜》助唱◎張寶云

林中小屋‖擠壓◎林巧棠
走私者‖相瞞◎劉亦
小說‖米與母◎小令

平行故事
解構歷史的記憶――泰雅之音◎多馬斯
我是天生愛孤單?還是落單了?◎馬欣
外婆的膽子◎帕麗夏

永不過刊‖新年,新氣象,戰後初期的《新新》◎溫席昕
出去走走‖有故事的彰化,不簡單◎陳育萱
散文‖鞋底人間◎余孟書
飛行模擬‖尋找歸屬的女人◎李信瑩
三月選書《我還是那顆懸而未墜的雨滴》、《七十歲死亡法案,通過》◎劉曉頤

 

再青年                 ◎馬翊航

    求學的時候,看到一些以青年為名的徵件徵獎,總覺得不屑一顧,以為上限非常寬鬆,距離當時的年紀仍有十年五年不等。平地未起高樓,稱不上企劃的寫作持續延後著,原本希望二十五歲生日能出上第一本書當作禮物,豈知很快就超過三十五歲了。才知道沒有什麼慢慢來比較快,慢慢來就是慢啊。並不是要得出老大徒傷悲的結論,畢竟諸事萬物的收取與送還,不見得都是均勻,只是身處各種關卡,偶爾也會感覺瓶頸。從前的關卡大概只是考試與論文,滯留在圖書館中的時候,我偶爾會想起張惠菁的〈圖書館的雙城現象〉,圖書館裡的人疏散流動,製造出一些真的與假的時空。我大多時候睡著像無油之燭,似乎也沒有製造更多光亮抵達現在。

    《幼獅文藝》當初取Youth的諧音,有其時代任務的考量。六十五年過去,為了青年的思考卻並未改變。在週年的時刻,我們除了回顧曾經在幼獅登場的新秀,更希望聚焦、聚集正在發生、即將發生的。聯繫人選的時候,我思考的並非生理年齡,而是正在推動、改變、形塑各種現場的人。我們試著以各個青年(或為了青年)的工作來形成專題,他們生理年齡各有差異,但都各自滾動著。江家華在《新活水》製造的連結與刺激;楊萬利在《緬甸街》搭起的橋樑;溫馨以原青陣帶出的「身分」與「完整的人」的反思;何昱泓在知識領域與社群經營的試驗;犬吉工作室對書籍物質與內容的連結與挑戰;陳煜典在劇場中分散又統合的「我」;劉定綱與他園中的文化奇花異果;段戎與《不然呢 Brand New》集結的文學星象……時間淘洗我們或灌溉我們?名慶與芳碩的「新到職」,有著不同的旅程想像。當思坊寫給十年前,小令寫給自己的身體,貴麟站在一小時後的未來,時間夾縫中的青年又有什麼樣的旅行?這個月我們採訪了張惠菁與楊婕,楊婕的誠實,讓青春的光害重新取得另一種速度;張惠菁《比霧更深的地方》,霧中雙城,瓦解與安頓——或者也允許一些尚未照亮的餘地。

    最近常聽到作者問我:「啊?我這樣還算是青年嗎?」

    安柏托.艾可(Umberto Eco)在二○○八年的講座集結成為《一個青年小說家的自白》(Confessions of a Young Novelist),那時候他是七十七歲,距離他一九八○年出版第一本小說《玫瑰的名字》是二十八年。他仍覺得「我是一個年輕且想必相當有前景的小說家。」

    在廣大的時間裡,我們永遠都是年輕的。 

    是在這樣的時刻裡,迎來《幼獅文藝》的六十五歲。

    願你安康,深刻,精彩,善良。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

相關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