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獅文藝2017年12月號768期

幼獅文藝2017年12月號768期

品 牌: 幼獅文藝
型 號: B10612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25170
商品介紹

【專題:牆與窗與光】
監禁之牆,無法密閉聲音,意念與行動。王爾德、索因卡、施明正、姚嘉文、楊逵、曹開、柯旗化、瓦茨拉夫.哈維爾……禁閉的肉身中有不願靜止的心靈。時間凝結反覆,灰色的風吹過灰色的窗——「我曾看見它從灰燼中/升起突現的雲朵」
是大河亦是涓流――回溯臺灣監獄文學裡的身影與聲響‖黃文成
以黑色之河的神祇,抵禦現代神話的監禁——漫談索因卡作品的「囚徒困境」或全球文學場的「縱囚難題」‖蔡琳森
在幽暗中種花‖歐銀釧
他們在監獄創作‖翟翱

【二零一七.為人筆記】
一年行路,我們或安穩,或波動。為人的條件從不簡單,也必有那麼一刻,覺得被休息,剝奪,被失蹤,被認罪,被存活。那些名字是他人,也是你我。言論,性別,勞動,監控,障礙,土地,監禁,矯治……年之終結,年之開啟。我們筆記以此為人,以此不忘那些限制與破口,傷痕與果實,闃暗與窗口。
上帝已死,唯工作規則獨存‖周聖凱
留住一切親愛的‖蔡雨辰
土地的難題,族群的功課‖林瑜馨
如果對於明天還有要求──香港 2014- 2017 ‖楊智傑
我和MÜST的一次對話‖熊一蘋

【12月人物】
蒼井優般的裸妝散文:蔣亞妮《寫你》

【第一本書】
為你贖還鯨魚的左眼――專訪蔣闊宇 

【非虛構寫作專輯】
冰河下的春天:2017非虛構寫作的觀察報告‖楊傑銘
閱讀非虛構:書評獎徵文‖蔡心、黃脩閔、林佳靜、◎顏正裕

●本期要目
編輯室報告‖馬翊航
我願是那片海洋的魚鱗‖夏曼.藍波安
為島嶼勞作的人‖曾淑美
海的彼端‖田威寧  
亞洲消息‖姜亞築、陳芳珂、劉怡臻、翁菀君
國際音信‖利文祺、林禹瑄、陳姿瑾、邱孝純

文藝散步‖臺灣監獄島」 全臺不義遺址巡迴展
當代經典共讀‖石黑一雄《浮世畫家》 
中途書簡‖吳億偉、吳俞萱、夏夏
花園日誌‖張日郡
收藏室‖李志銘
高雄青年文學獎‖劉沛均
新詩‖蔡文哲
黑白劇照‖羅苡珊、鍾旻瑞
第一本書‖蔣闊宇
新秀‖王薇涵
放映間‖游善、吳億偉
非虛構寫作論壇‖徐惠隆
隱喻與現實‖林阿炮、吳岳霖
12月選書‖陳威宏

 

 編輯室報告

請允許我創造一個冬天             ◎馬翊航
 
 請允許我創造另一個世界/在另一個把我困住的時空
                                                                                       ——蔣闊宇,〈請允許我創造一個冬天〉
 
    2010年春夏之交,蔣闊宇寫下了〈野狼少年〉,自此注定與誰一樣逆風而行。

    2012年夏天,與蔡琳森在青田七六,他綠色帆布包裡面放一本索因卡的《獄中詩抄》。

    2016年11月初,我在華山看修復重映的《超級大國民》,離開戲院已是深夜。竹林中的熒熒燭火,在暗夜草地上生而復死,死又復生。

    2017年5月,在池上,沒有工作與身分,不知道該等候什麼的日子裡,總是待在一家小小的二手書店,預支時間,寫字,抽菸。偶然結識了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工作的小花,輕微醉意裡說,會再相遇。
 
    於是來到了這個氣流紊亂的時節,眼看一些承諾風化,一些意念與約定重新來到。專題的出發,其實是為了與小花的約定。在與「臺灣監獄島」策展人張維修正式碰面之前,我提前去了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一趟。走入展場,是必須被記起的闃暗與堅硬。沿著逮捕,偵訊,審判,執行的路徑走下去,那心與肉身的地層被掀起,仍有不透光之處。離開展間前的最後一幅照片,是六張犁白色恐怖受難者墓區,那似乎全無止盡的竹林。萬仁《超級大國民》的末尾,完成(或終究無法完成)弔祭的老人,癱軟而疲勞。恍惚之際的記憶,霧一樣襲來,有仍舊青春的妻子,仍舊幼小的女兒。笑容盪開,轉眼黑白——霧氣散去,景色清晰透亮,只是為什麼都含著淚水?

    知道相遇的事物不見得明朗,攜帶願望注定受到撞擊。在此相遇的眾人,我想也是這樣。與琬琳,維修再一次走入園區,探勘艱難與封閉的所在。那天園區內有學生團體來訪,玻璃與木門內外身影穿行,必定有一些故事被攜帶。文成,琳森,翟翱,歐銀釧老師,帶領我們走向牆與窗與光的交疊之處。歐銀釧老師監獄寫作班的故事令人觸動。不只因為生命的圍困與消逝,而是在陪他們翻掘生命的廢墟與厚土後,她淡淡地說:「走在文字的時間裡,我很少回首。埋首種花。」

    回首埋首,都必須寫下。周聖凱,林瑜馨,熊一蘋,蔡雨辰,楊智傑的2017年,是一條一條的為人筆記。關於勞動,關於土地,關於創作,關於留下所有親愛,關於明天有或沒有要求……。當人好難,如何能不感覺疲勞,感覺受傷,甚至就希望像蔣亞妮筆下北城的稀薄河水,彎彎曲曲地流去。但還願意想起,結束與吳佳鴻、蔣闊宇在永康街的訪談時,走向下一個地點,身邊有超越我們預想的冷。他在〈秋歌〉寫:「黑夜還有一段距離/寒流還有,一段距離然而/好像有些什麼尚未完成」。

    所以一起學習辨認這個世界。陪我燃起小火,街邊呼吸,抱擁,抵禦人間寒氣。來年還是來年,並無特別,但願還有一些值得後悔。想像你仍允許我祈求甚麼——即使世界並不。

    而最好的,尚未來臨。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

相關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