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詩森林:現代小詩選

小詩森林:現代小詩選

型 號: 983037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74220
商品介紹
【作者簡介】
  陳幸蕙,O型獅子座,台大中文碩士,曾任教北一女、清大中語系,現專事寫作。曾獲梁實秋文學獎、《中國時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等,十大傑出女青年,作品選入國中國文課本。著有《以一整座銀杏林相贈》、《悅讀余光中.詩卷》等三十餘種。  

【內容簡介】
 

《小詩森林》收錄了八十位詩人的一百六十首詩。從新詩開山祖胡適(1891),到e世代「七年級」詩人(1981)作品,或清新可喜,或圓融飽滿,或帥勁精悍,或啟人深思;雋永淺近,精巧可愛,都是值得一讀再讀的好詩。書中每首詩作附有賞析文字,以「森林」的意象,創造出「芬多精小棧」,引領讀者閱畢原詩後,略作小憩,細加回味。

【目錄】
陳幸蕙   莎士比亞的角落 
──序《小詩森林》

胡適(1891~1962)
秘魔崖月夜、獅子
徐志摩(1897~1931)   
偶然    
冰心(1900~1999)
繁星(選一)、春水(選一)
戴望舒(1905~1950)
我思想、白蝴蝶
馮至(1905~1993)

臧克家(1905~)
老馬 
艾青(1910~1996)
跳水
卞之琳(1910~2000)
斷章、無題四
覃子豪(1912~1963)
憶、貝殼(1)
紀弦(1913~)
窗之構圖、B型之血、鳥之變奏、關於貓的相對論第三首
陳秀喜(1921~1991)
台灣
詹冰(1921~)
插秧、遊戲
周夢蝶(1921~)
角度、距離、剎那
林亨泰(1924~)
風景No.2、爪痕集第五首
王鼎鈞(1925~)
鉛筆自述、年光不必倒流 余光中(1928~)
白楊、空山松子、漂水花、蒼茫時刻
向明(1928~)
蔦蘿、踢毽子
文曉村(1928~)
群蛙論(選二)
蓉子(1928~)
傘、蟲的世界
羅門(1928~)
賣花盆的老人、童年歲月的流向
洛夫(1928~)
蛇店、剔牙、雨想說的、你是我惟一的愛
管管(1929~)
故意、推窗、下放的海
楊喚(1930~1954)
花與果實
魯蛟(1930~)
乳鴿
商禽(1930~)
眉、眼、耳(五官素描選三)
張默(1931~)
澎湖風櫃、削荸薺十行
亞弦(1932~)
曬書、流星
辛鬱(1933~)
髮香與風、銅像四寫(選一)

鄭愁予(1933~)
山外書、北迴歸線、寂寞的人坐著看花、群的風景
白萩(1937~)萩萩
叫喊、重量
葉維廉(1937~)
天之水、深夜的訪客、都是美
隱地(1937~)
七種隱藏、雲樹
李魁賢(1937~)

岩上(1938~)
愛、獅子
林煥彰(1939~)
雨天、不跟您說笑話
張健(1939~)
上帝的成續單、午餐、時間
敻虹(1940~)
夢、南無、媽媽的話
楊牧(1940~)
徒然草、山杜鵑、鷹、松下
席慕蓉(1943~)
植樹節之後、顛倒四行、結論
喬林(1943~)
台北的空間
汪啟疆(1944~)
日出海上、說謊的男子
吳晟(1944~)晟晟
雨季、牽牛花
喻麗清(1945~)

蕭蕭(1947~)
那個大陸與另一個大陸、你我以映襯交換心神
李敏勇(1947~)
我聽見、詩是
蔣勳(1947~)

羅青(1948~)
如何到達彼岸、回家、苦熱、入獄就是出獄
蘇紹連(1949~)
手電筒、黑皮鞋
簡政珍(1950~)
醋罐子、生日
杜十三(1950~)
石頭因為悲傷而成為玉
白靈(1951~)
白鷺、鬱金香
渡也(1953~)
出席、飯桶
陳義芝(1953~)
青苔、宵禁九行
王添源(1954~)
搖頭丸
楊澤(1954~)
請眾同禱
陳黎(1954~)
小宇宙(選四)
詹澈(1954~)
山體斑駁
向陽(1955~)
阿爹的飯包、世界恬靜落來的時
沈志方(1955~)
鬧鐘、風箏
羅智成(1955~)
鴿子、黑色鑲金(選一)
林建隆(1956~)
失眠、下班、兔
焦桐(1956~)
雙人床、聯考生
夏宇(1956~) 甜蜜的復仇、秋天的哀愁
劉克襄(1957~)
遺腹子、希望
林彧(1957~)彧彧
風流、錯過
路寒袖(1958~)
有詩如露、手風琴之夢
侯吉諒(1958~)
詩、四絕句
陳克華(1961~)
種花、比喻
林燿德(1962~1996)
大眾
曾淑美(1962~)
襪子的顏色
洪淑苓(1962~)
印度黃檀、嬰之頌
鴻鴻(1964~)
花蓮讚美詩、最後一句
許悔之(1966~)
紫兔、自在
顏艾琳(1968~)
速度
紀小樣(1968~)
台灣.三鯨記(選二)
唐捐(1968~)
木椅無漆、燃一支菸
孫梓評(1976~)
想念
林德俊(1977~)
擦子
陳雋弘(1979~)
白鷺鷥
曾琮琇(1981~)琮琇琮琇


【序】
 

莎士比亞的角落 
1一個美感角落的故事
雖不寫詩,但一直是詩的讀者。
尚未辭去教職前,我最常發給學生的課外教材,是詩;家庭生活中,二十年來,最常張貼在「文化看板」,和家人一起欣賞、討論、悅讀的文學作品,也是詩。
──那是我刻意營造的「莎士比亞的角落」、「李白的角落」,一個一直很受歡迎的美感角落。
為什麼呢?
若問像我這樣一個不寫詩的作家,為何卻對詩如此情有獨鍾?那麼我的回答便是,讀詩,不一定為了文學上的目的,而是一種生活上的需要,正如席慕蓉在<早餐時刻>中所說: 
詩  其實也不能怎麼教育我

不是箴言  不是迷津的指點
也不是必備的學歷和胭脂
然而是何等的幸福  如果可以

在早餐的桌上遇見一首好詩……(《迷途詩冊》.圓神出版社)

的確,遇見一首好詩,就像邂逅一束清澈的星光,在心靈的礁岩忽撞擊出一蓬雪色的浪花,感受到一枚金蘋果落入意識的銀網裡一樣──確實是生活中值得品味的幸福、令人振奮的一椿意外、引發微笑和感謝之情的繫以蝴蝶結的小禮物,以及,沈澱渣滓與紛繁意緒的一方晶瑩明礬。……因此,若從品質取向的觀點言,沒有詩的人生,雖不能說不幸,但我卻深心以為,那至少是缺少興奮、枯燥乏味,甚至是有些遺憾的。
而去年夏天,當我完成《悅讀余光中.詩卷》一書時,幼獅文化公司適巧提出一個構想,希望我為國中程度以上讀者編一本現代詩選。由於茲事體大,曾令我頗為猶豫。但後來轉念一想,若我曾在自己、家人、學生(當然不是全部)的生命世界裡,嘗試開闢過「莎士比亞的角落」,那麼這美好的經驗,是否也可以再嘗試一次──並且,擴大範圍,像紙上讀書會一樣推廓出去?讓一本詩選的悅讀,或許,也成為某些有緣的讀者,打造他們生命某一美感角落的開端?
坐在我自己「莎士比亞的角落」裡沈思半晌,竟忽覺無限歡喜!
於是,懷著興奮、鄭重且誠懇的心情,我決定接下此一重擔。

2生命中的第一本現代詩選
由於讀者對象設定在國中以上程度,且假設這或許是他們生命中第一本現代詩選,因此我決定編一本較不易造成閱讀負擔,且符合當前生活節奏的小詩選集。
但,何謂小詩?
詩人羅青和白靈曾分別以「十六行」,和「十行.百字」為基準,定出小詩規格,認為超出此限者即屬短詩,而非小詩。
羅青的依據是,以古典詩中律詩行數八行為準,乘以二,變成十六行,得到「較理想的小詩行數的最大限度」。白靈則根據宋元詞曲小令、中調、長調依字數區分的原則,推估出「百字」上限。
這確實是方便,且頗具參考價值的裁量小詩的標準。
但值得商榷的是,律詩因講究平仄聲律、對仗工整,故有嚴格的行數限制;宋元詞曲為音樂文學,為配合固定的譜調,便於歌唱,所以也才有刻板的字數規定。然而現代詩既已突破傳統格律束縛限制,是一種非常自由、流動的情思載體,若再回頭以古典詩詞曲之框限架構,做為小詩形式製訂標準的依據,是否妥當?我曾當面請教白靈,若以百字為限,那麼一百零一、一百零二字的現代詩是否就不能納入小詩範疇?白靈笑而不答,只說這事「很難」。
簡言之,若新詩有別於傳統舊詩,最大、最可貴之處,就在打破種種僵化、機械性的束縛限制,強調形式內容上的自由、開拓與創新,那麼,身為現代詩家族成員之一的小詩,既歸屬在形式自由之列,恐怕便真無法嚴格制定其行數與字數的。因為它畢竟不像古典詩詞那樣,背後有相互支撐、依附的條件必須配合,也不像日本俳句三句十七音,有一定語言上的特色或音節表現,可以做規格化的限制與要求。
但小詩既以「小」為名,總須有一大略的判定標準,也就是說──精簡、短小、不能太長,等等。但究竟何謂精簡短小?有無客觀標準?如何訂出此一客觀標準?……實在都還有待討論。
在「小詩」一詞尚未有明晰、約定俗成的定義前,本詩選所收入的小詩,基本上仍參酌羅青和白靈「十六行」與「百字」基準,但採彈性和fuzzy原則,允許在此基準上有上下浮動的空間,俾不致太過刻板僵化。故本詩集所選小詩,最短者為林建隆的「下班」──三行,十五字;最「龐大」而可能有短詩「嫌疑」的,則是吳晟的「牽牛花」──十四行,一五八字。但不論行數、字數如何,收在這本選集中的詩,都出自值得相遇的藝術心靈,或豐贍華美,或清新可喜,或圓融飽滿,或帥勁精悍,或啟人深思,而大體以雋永淺近為主,都是值得一讀的好詩。

3詩不應與大眾斷離
另外,為避免太厚起見,這本詩選僅收錄了八十位詩人的一百六十首詩。由於所跨時間甚長──從新詩開山祖胡適(一八九一),到E世代所謂「七年級」詩人(一九八一)作品均予納入──在有限篇幅內,尚有許多詩人及值得一讀的小詩未能選入,因之本詩選確有遺珠之憾。此一遺憾,希望可在下一本小詩選中予以彌補。
至於就體例言,本詩選中,每位詩人選詩一至四首,作品後附有賞析文字,配合書名「森林」意象,以「芬多精小棧」稱之,旨在邀請讀者閱畢原詩後,於此略作小憩,細加回味、二度品賞之意。這是一個開放討論、激盪思考的空間。在寫法上,我盡量把詩這種藝術拉到一般、大眾的水平來談,不是降低層次,而是希望營造出一種親切分享與交談對話的氣氛,讓文學的、詩的芬多精,鬆弛、舒緩不必要的緊張、戒備,也讓詩的閱讀,成為一種真正可喜的經驗。
──詩,不應成為一種不安、沈重的閱讀負擔!
或許,這便是一個像我這樣喜歡詩、略知讀者「詩冷感」病灶所在,也深刻感受到詩人寂寞的作家,敢於放膽來編一本詩選的緣由吧!
簡言之,如果,詩,只能在詩刊和詩人發生關係;如果,詩,只是奢侈、貴族、難解,或難以親近的情思載體;如果,詩人與一般讀者,永遠「動如參與商」,彼此渴望卻又相互找不到對方,那麼,對詩、詩人、讀者而言,都是莫大的損失與悲劇。
──詩不應與大眾斷離,而應是生命中某一可親角落的所在。
那是我對詩的信念。
但願這本《小詩森林》具有這樣的意義或功能,讓讀者於自在徜徉中,發現一個屬於他的「莎士比亞的角落」。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