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怪人的太空衣

科學怪人的太空衣

型 號: 984181
庫存狀況:
尚有庫存
價格: 198250
商品介紹
【本書的啟示】
  真正的英雄,不是贏得比賽,不是得分最多的人,而是在不斷摔倒後,還能一直爬起來的人。

【作者簡介】
 

林秀穗
從小喜歡做夢、發呆,希望將所有夢想都揉入故事的麵糰裡,烘焙出大家喜歡的故事,讓故事像好吃的餅乾一樣,飄香久久,餘韻無窮。
曾獲第7屆陳國政兒童文學獎、第18、20屆信誼幼兒文學獎佳作與首獎、第2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評審委員獎、入圍2010年行政院新聞局第4屆數位出版金鼎獎等。作品有《小丑、兔子、魔術師》、《癩蝦蟆與變色龍》、《進城》與數十本小說。

【繪者簡介】
廖健宏
喜歡看電影吃爆米花,喜歡邊洗澡邊唱歌,最喜歡老婆煮的料理。
曾獲第7、8屆陳國政兒童文學獎、第6屆國語日報兒童文學牧笛獎、「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第18、20屆信誼幼兒文學獎佳作與首獎、首屆信誼圖畫書獎、第2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評審委員獎、2011年波隆那兒童書展東方小美人台灣館推薦原創童漫繪者之一。代表作有《小丑、兔子、魔術師》《癩蝦蟆與變色龍》、《進城》、《我不要打針》等。


【內容簡介】
  有一天,在課堂上聽課的小光,突然被老師叫到教室外面,因為有人要找小光,這個人是小光鉛筆盒裡的祕密,是小光一直非常思念的人。
但是,當小光見到她時,卻轉身就跑,並且躲進了廁所裡。
在廁所裡面,小光遇見了阿威,綽號『竹竿威』的阿威,也像小光一樣,為了躲避什麼而躲在廁所裡嗎?
阿威的堂哥是個踢足球高手,是阿威心目中的偶像,阿威從小和他一起踢足球,但最近阿威的堂哥卻告訴阿威,踢足球是沒用的事,永遠不會有出息,並且告訴阿威,別再來找他了。
深受打擊的阿威,心裡好徬徨。這個時候,媽媽告訴了阿威,堂哥生病的事,生病讓阿威的堂哥變成了科學怪人,不喜歡與人接觸。
小光能了解阿威堂哥的感受,曾經他也幻想過自己能有一件太空衣,躲在太空衣裡,尋找安全感,最好太空衣變成硬硬的殼,那就更好了。
然而,不管是太空衣還是科學怪人,都不能解決問題,小光明白,唯有走出來,找回面對問題的勇氣,才能無懼的站在陽光下。
這一次,小光和黑西裝叔叔,將如何的幫助阿威的堂哥?小光又會遇到什麼問題?他能順利的解決所有問題嗎?

【目錄】
專家的話 讓日子發亮 /林春蘭
作者的話 媽媽和弟弟
前言 
1廁所避難中心
2阿威的足球英雄
3科學怪人哪裡怪?
4歐菲老師與怪獸
5太空衣
6跳吧,時空的穿梭
7科學怪人養成計畫
8真正的足球英雄
9太空衣與太空衣
10大雨後的彩虹 

【序】
 

【專家的話】
讓日子發亮
故事的主角小光經歷了雙親離異的傷痛之後,乖舛的命運偏偏沒放過他;在他對父親說了過分的話之後,一場車禍竟然奪去與他相依為命的至親,多重失落讓小光在哀痛、悔恨之後,眼睛無法看到色彩,而生命也失去了歡笑。
不過,「上帝關了一扇門,必會開啟一扇窗。」小光的失落讓他看得見代表生命之神的「黑西裝叔叔」,也有了與他一同穿越時空的能力。這項特能使得小光在「死神與男孩」系列的《科學怪人的太空衣》中,再度扮演人生導師的角色,不只教導了身罹絕症的阿杰面對方法,更協助自己重續與媽媽的親情。
婚姻破裂,當事者雙方固然都受到傷害,孩子更是無辜的受害者。他們失去一件「太空衣」之後,會急著找尋另一件太空衣,以便躲在裡面療傷。這個慘痛的經驗我曾經歷,因此,非常明白小光母親找他回去的急迫性;也相當了解小光面對母親時那種想親近、又怕再受傷的微妙心理。
但是,對於這些生命中的無奈,我們既無法避免,就必須有解套。
小光先是看到了「科學怪人」阿杰的怪異行動,後來經由「黑西裝叔叔」的引導、安排,在時空來回交叉、穿梭之下,和阿杰展開一連串的互動,而使得罹患絕症的這位足球高手首先領會了「真正的英雄,不是贏得比賽,不是得分最多的人,而是在不斷摔倒後,還能一直爬起來的人。」更進一步體悟「在足球場上踢球是這樣,生活環境,工作場域,甚至生病也一樣」要不斷站起來的人生真諦。
不管阿杰最後能否躲過死神,在風雨之後,天空終於出現了彩虹!至少,他領會了這一生中雖曾遇到困難或阻礙,但仍能感受到這些愛,而小光也重享媽媽「太空衣」般的保護與溫馨。
作者林秀穗小姐的妙筆生花與廖健宏先生的生動插圖,是絕妙佳配;這對才華洋溢的夫妻檔為這個系列注入了富有高度生命性的教育故事!
                                                     羅東聖母醫院護理長 林春蘭

【作者的話】
    媽媽和弟弟
    前些日子和弟弟聊起了小時候的事,因為家裡的兄弟姊妹多,爸爸、媽媽是很辛苦的,光想著要養大我們這群孩子,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不過也是因為這樣,我們很早就學會了獨立,學會勇氣和勇敢。
    和故事裡的阿杰比起來,我們雖然不依賴媽媽,但內心深處情感上的依戀,媽媽對我們來說,仍然如太空衣一樣重要。
    弟弟就對我提到了一些回憶,還記得我讀小學六年級時,家裡從市中心突然搬到郊區,就學區上來說,我們必須轉學,但弟弟和我都不想轉學,所以從搬家後,我們兩人就每天騎著將近五公里遠路程的腳踏車,往返於家中和學校。
    那一年,我十三歲,弟弟才十歲。隔了一年後,我畢業了,弟弟仍然不想轉學,所以每天都獨自一人騎著腳踏車到市區上學,對一個十一歲的孩子來說,應該算得上是相當勇敢的事吧?而且從那一年之後,他獨自一人騎了三年腳踏車,從小學四年級到六年級畢業,回想起這一段往事,連我都忍不住想為他鼓掌。
    而他和媽媽的故事也在這樣的情況中,悄悄進行。媽媽因為不會騎腳踏車,所以每天得搭公車往返於市區的工作地點和家裡,說是家裡,其實公車站離我家約還有一公里左右的距離,這段距離得靠步行。
    所以,每當周六學校上半天課,放學後,弟弟就會到媽媽工作的地方,等到媽媽下班,牽著腳踏車和媽媽一起走到公車站牌,陪媽媽等車,然後看著媽媽搭上公車,在一路騎著腳踏車到媽媽下車的站牌,然後陪著媽媽一起走路回家,就這樣幾年,從不間斷。
    對我們來說,無庸置疑的,媽媽是我們的太空衣,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弟弟何嘗不是媽媽的太空衣呢?
    對於有這樣一個弟弟,我一直是很驕傲的。

商品評論 (0)

發表評論



注意: 不支援 HTML 語法

很差            非常好